醉是红颜殇岁月催人老

醉是红颜殇岁月催人老
* 来源 :http://www.bestbattery-australi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3-29 10:17

  待长发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;待你青丝绾正,铺十里红妆可愿。却怕长发及腰,少年倾心别人;待你青丝绾正,笑看君怀她笑颜。

  曾,以情作帷,免你一世哀愁。曾,以之名,许你地荒。青丝竹,丝音淙淙,柳岸汀,樽酒一杯,醉卧红颜怀。执笔丹青凝朱眉,朱砂殷红似泪滴,嫣然笑黛四月花,青丝为谁结,柳眉为谁描,朱唇为谁点,执起谁得手,牵起毕生情。

  少年,我等你可好?等你为我绾发,等你为我凝上柳眉,等你为我点上朱唇,等我青丝及腰,等我荫眉如柳,等我朱唇似砂。等我为你披上殷红的嫁衣。

  这最留不住的是岁月,最经不起的是等候。少年在诗词歌赋中陶醉,红颜在一江落红里消瘦。一帘幽梦,还未曾从中醒觉,便凋零成淡淡的过往。一帘心事,还未曾说与汝听,便风干成浅浅的诗行。那个秋天,相思随一弯月瘦尽,衣袋渐宽也未曾让你动心;那个秋天,心事随一片黄花飘零,相思成疾也不曾让你回首。

  一回眸,已是经年;一回身,便是天边;一分离,终生无缘。是相知不够,仍是岁月太无情,望尽春晓,繁花微微别了枝头。这,还有多少可以期待,又有多少值得等候。

  相思多少壶泪,告别无情催,渡口瘦影斜,江心夕阳垂。过往怎么兑,而在梦里追。又见旧时月,不见良人归,案边诗成堆,几行醉。一生已给怎么退,丹青凝是新醉,无花岁月,三世你天真。

  只愿挽子青丝,共赴一世情长;只愿执子之手,换我一世缠绵。你说帘外海棠,锦屏鸳鸯,后来茶烟上绿,人影茫茫。你说的都还记得,那些温婉缠绵,像是在昨天,那些话缭绕在耳边,只是少了谈话的那人。

  少年,现在你又在谁的怀里酣眠?红颜亦逝,青丝成雪,鬓如霜,繁花闭幕,枫叶飘零,寒风浸透肤浅的罗衣,三层朱沙也留不住逝去的相貌,一盏凉灯在黑夜里错综复杂,屋外树影如鬼魅,想你越来越含混的身影。少年,你可知我有如许的?

  少年,如今你为谁绾起了青丝?执起了谁到手?执起图画,却画不出你的轮廓,在梦你纪念着你的身影。认为,可以把你铭刻,却本来也是忘得这么轻易,只是习惯了惦念,习惯了等待,习惯了罢了……

  少年,如今你可还会想起,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,那些时光深处的凝眸,如今,你的温顺又给了谁?等了太久,忘了太久,忘了欢笑,忘了喜悦,忘了时间飞逝,忘了红颜亦老……忘了有些货色等不起。为你写完最后的绵绵情义,怕我会忘记最后的想念。

  我晓得,如若可以掠过所有的从前,我仍旧会抉择在茫茫人海里,和你从新遇见,跟你在一起,等新月变成月圆。